当前位置:  首页 > pk10公益

《太极拳传奇》第二篇“太极真人”(二)

2018-06-10 09:07:00来源:北京pk10计划

春节马上要到了,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的东西,但这些对我是没有什么吸收力的,我对什么节日都不放在以上,一心练我的会元太极。不过我也有我的计划,准备春节过后到县城去练,听说县城新修成了一个大广场,里面活动的人很多,正好是我练习的好机遇。
  在这段时间里,我一边练功,一边把会元太极门整理了一次,把八段锦也列入会元太极门里,把会元太极门定型为
  吐纳功:一、站桩式,二、坐桩式,三、跳桩式
  套路:一、太极八段锦,二、太极八步起手,三、太极八卦,四、太极修练功,五、太极拳,六、太极自然门
  从明年开端,我就要报出我的门户“会元太极”了,要让师傅的功夫、我的创新、五台山方丈的思想融为一体,去完成那特殊的事业。
  放在屋子里良久没骑的自行车这次该派上用场了。先用破布把自行车擦洗一新,再稍加修理,加上润滑油,一切整理终了,休息一会儿,准备去做午饭。这时队长来了,给我送来一袋面,还有五十元钱,对我说:“队里把你当作神经病报到上面,这是乡里给你发的过年救济。”说完扭头就走了。过了一会儿,我妹妹来了,给我拿来了好多过年吃的东西,也是一句话没说,放下东西,掉着眼泪走了。我看着这些东西和钱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  父母逝世,我不愿结婚,妹妹和本村另外一个消费队她的一个同窗结了婚。这些年,妹妹经常给我一些生活用品,帮着我种地收粮,料理家务,想到这些心里好难受。这些年我慢慢减少了和他人的交往,他人和我说话我总是笑而不答,只需那漂亮的笛声陪伴着我,难怪他人都说我神经有病了,对此我也不以为然。
  转过年头,我骑上自行车向县城进发了。县城离我们村有八公里,骑车三十分钟就到了。找到广场,广场里活动的人很多,有一片是跳舞的,有一片在做健身操,有一片在练太极拳,还有一些年轻的在练刀枪棍剑,有打羽毛球的,还有沿广场周围散步的。我推着自行车来回走着,想找一块合适我练功的中央。转了两个来回,也没有适合的中央,只需最东边偏北的角落处,有一个花池,花池北边有几棵树,树边是广场周围的人行道,花池和树之间的中央够我练功用,只是太阳光正照,天气热时,不太好受,再一个是光线刺眼,所以这个中央没人愿来。但这些对我来说,是不会影响我练功的,我就是要在不行中求行,不静中求静,不空中求空。我把自行车放在花池边,脱掉外衣,放到自行车上,开端练起我的会元太极。
  没练几天,我的周围就站满了观看的人,而且观众一天比一天多,有时抵达了拥堵不动的地步,使我的练功场地越来越小,小的练不成了。固然有人呼喊着:“后退点,后退点。”可是谁听谁呀,我没办法只好盘腿下坐,练起了吐纳功中的“坐桩式”,我知道得经过一个时期才干平定下来。
  大约半小时过去了,人群见我练不成了,就慢慢散开了,场地亮开了,我接着练我的会元太极。
  今天练功由于耽搁了时间,终了以后,天已快中午了。我骑车回家,路过一个饭店门口,买了几个烧饼,边吃边走。
  第二天,我提早半小时动身,早早来到练功的中央,这时的广场人还不太多,场地还空着,我就开端练功。过了一会儿,广场锻炼的人慢慢的都来了,我的周围也陆陆续续站满了人。这里是县城,人比较多,再加上县城左近村庄的人,听说有人在广场打拳,都想来看个稀奇,每天观看的人都是拥堵不动,但没有人再进入场地,障碍我练功,我从内心里感激他们,愈加专注的练功,并且重复把我的意念给他们传送过去。
  两个月过去了,观看我练功的人照常是那么多,连花池边沿上也站满了人,有时树上也有人,还有人带个方凳站在上面看。一天,我练完功准备回家,有几个人把我拦住了,他们对我说:“有好些人想学你练的太极拳,托我们几个和你商谈,我们在这里办个太极拳学习班,你当教练,怎样样?”我听了,摇摇头。他们看我不愿意教,就说:“你练的是什么太极?和他人练的不太一样。”我笑着对他们说:“我练的是会元太极。”我第一次报出了我的门户。我平常不愿多说话,他人跟我说话,我总是笑笑、点头、摇头,这已成为习气。今天报出我“会元太极”的门户,心里自得洋洋地骑车分开。
  这些想学会元太极的人不甘心,就一次次的在我练功终了后找我,恳讨教他们,并且说收几钱都行,但最终还是失望了。但我也慢慢发现了,这些人总是在我练功前就来了,把离我练功最近、能看的最分明的中央都占领了。我练功时他们看的都很认真,有时还用笔记着什么,还有人不时的维持着次序。当我练功终了分开时,常常看到他们在一边比比划划。又过了两个月,在一次练功终了后,我坐在花池边休息了一会儿,刚推起自行车往回走,无意中看见有一群人在练我的会元太极,练的还挺像,认真看看,正是离我很近看我练功的那些人,在组织一部分人练我的会元太极。我从内心里同情他们,就把太极八段锦的口诀写在纸上,又加上一些留意事项送给他们。最后又写了一句话:总有一天我会教你们的。
  随着一天天的地过去,我练功场地周围的观众群有了一定的次序,我自己也感到自己的功力大增,内力也产生了极大的变化。特别是我重点练习的太极自然门,动作和意念、吐纳的配合已抵达了高度的融合,每一招一式就似乎一波波的电波,去感化着每一个观看者。我还在动作上不时的变换意念转变,使观看的人们遭到潜移默化的影响。
  又是一个早晨,我骑车来到练功的中央,看到五、六个手拿刀枪棍剑的年轻人站在那里,原来离我最近看着学拳的那些人,都站在离场地远远的中央不敢过来,我知道又要有不高兴的事情要发作了。我当作什么事都没有,在练功场靠西一点,放好自行车,继续练我的会元太极。这里中央小一点,有几个步子踏在了石子路上,也没什么影响。那些占我场地的年轻人见我不理睬他们,就来到我跟前,提出要和我比试武功,还说我没什么身手,在这里瞎卖弄。我依然冷静的练功,就像什么都没发作。他们看我不理这个茬,更是恼怒,五、六人人就围在我周围胡乱练了起来,并且用兵器往我身上碰,目的是扰乱我练功。我一不急、二不躁,依然是似乎什么事都没发作,开端走起太极自然门,正好今天趁这个场所演练一番。我充沛发挥意念转变的作用,想趁机感化他们,但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但是,他们一直也没有碰到我身上,反而个个累的呼呼直喘。但他们还是不死心,就用兵器朝我身上真砍真刺,就是这样,也奈何不了我。没多长时间,他们几个人累得趴在地上不动了,我又回到平常练功的中央,观看的人群又围了过来。
  自从这件事发作后,再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发作了,好在这次没有伤人。转眼到立冬,这一年快要过去了,我开端计划我的下一步,准备在春节前向大城市转移,早日完成我的意愿。这天练功终了,看的人都走了,我坐在花池的边沿上,思索着我的计划,无意中用眼光瞥了一下广场,广场的人不多了,但是还有一片人排列划一,在练我的会元太极,而且练的很有点样子了,不由的想起那张给他们写口诀的纸后面附的一句话:总有一天我会教你们的。往常练着的这些人正是他们,心里感到有点不安,决议在分开县城前,给他们教出点样子来,于是就走过去。他们见我来了,都围过来和我说话,我赶紧摆摆手,表示大家照样站开,我站在他们前面,开端教他们会元太极。
  一遍练过后,我叫他们一同练,谁的动作不对,我就给他指出来,并且不时做示范给他们看,他们学的很认真,进步很快。眼看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家,便对他们说:“从明天起,在这个时间我都要来教你们,还要给你们讲动作要领,意念和呼吸的配合。”说完我正准备分开,几个人走了过来,把一个保温饭盒递给我,还有一袋子油条,让我吃了再走。我很想吃,但又不好意义,他们似乎看出了我的心理,就把东西放在花池的边沿上走了。我也不再客气了,吃光了油条,喝完了饭盒里的白米粥,他们远远看我吃完了,过来一个人拿走了饭盒,对我说:“以后每天我们都给你准备点饭,要不你回家太晚了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 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,这支学习的队伍越加壮大了,大家都学的认真,进步很快,有十几个人曾经练的相当好,我心里很快乐。春节很近了,一天我对大伙说:“过几天我要分开这样里了,希望你们能坚持练下去。学的晚的要向学的早的学习,练的好的要多辅佐大家。从今天开端,我不再教你们了,你们大家围成一个圈,我练你们看,在看的时分,你们自己会悟出好多新东西和道理。”说完,他们都围了过来,我站在中间,给他们演练,从太极八段锦到太极八卦、太极八步起手、太极修练功、太极拳、太极自然门,逐一练给他们看,还不时的从内心发出意念。
  今天回家有点晚,到家曾经中午了,早上我吃的很好,也没感到饿,就坐下来休息一会儿。这时妹妹来了,她对我说:“哥,过罢年我们一家准备到西安去做生意,不知你打算怎样办?要不跟我们一同去吧!”我算了一下时间,就对妹妹说:“过几天我也要走了,我要到市里去,年前我要在市里布置好,过罢年在市里找个活干干,但不能影响我练功。家中还有些粮食,你把它拉去卖了吧。”妹妹知道我是个有主见的人,点点头没说什么。
 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,我没教他们再练习,只叫他们看我练习,让他们认真的看,再给他们传送那看不见的意念,争取他们思想上的改动。这些学习的人们,静静的看着,认真的了解、体会。
  临走的那天早上,我把要穿的衣服和被子包在一同,又把那支心爱的笛子夹在被子中,看了看墙上、地上放的各种兵器,推出自行车,绑上行李,锁上屋门,再锁上院门,就要动身,刚好妹妹来了,给我拿来一双鞋和一件刚做的新棉袄,又给我掏了八拾元钱。我把鞋塞在被子里,脱掉旧棉衣,换上新棉衣,把钱装在新棉衣里层的口袋里,发现里层的口袋特别大,不由的脸上显露笑容,就对妹妹说:“我这一去不知何时才回来,家中的一切你看着办吧。”说着把一串钥匙递给妹妹。妹妹接过钥匙,眼里挂满了泪花。
  到了县城的广场,练会元太极的那些人早就在等了,他们知道今天我要分开了。放好自行车,脱去棉衣,给他们做分手前的扮演,大家静静的看着,眼光随着我的步子移动,直到我把一切的套路都练完了,周围响起一片掌声。他们知道我是和他们辞行的,都恳请说:“给我们说几句话吧!”我笑了,我这总不多说话的人今天要说上几句了,就对他们说:“我暂时要到别的中央去,给你们留下几个字——与人不斗,与世无争,万事皆空。”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。有几个人走到我跟前,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钱,各种票面的都有,他对我说:“这些是今天早上大伙盲目凑在一同的,我们几个都在场,几也没数,你一定要收下。”那几个也跟着说:“收下吧!收下吧!”我看着这些钱,想到方丈说的话:我们要空,我们还得生存。想到这儿,向他们点点头,接过钱装进棉衣的大口袋里。
  从县城到市区大约20公里,中午时分我骑车来到市内,在一家饭店吃了点饭,了解了一些我想知道的状况。这是一个重工业城市,有很多大工厂,离饭店不远有个中心广场,往西去五公里有个涧西广场,还有个新区广场。吃过饭,推上自行车信步走向中心广场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看到中心广场,心里一下似乎开阔了许多,广场很大,比县城里的广场要大几倍,四面有环绕的流水,有音乐喷泉、花草、树木等,设计的好极了,但不知能否找到合适我练功的中央。听说这里各种门派的练家都有,练太极拳的也相当多,市里还有太极协会,是藏龙卧虎的中央,不知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,但既然来了,就得撑下去,其它的事不去多想。
  在广场转了一圈后,想到得找个住的中央,就推车分开广场,在广场周围的大街子里转悠,看有没租房的。转到广场北边约二百米的中央,看到一个大院,里面有几座高楼,还有几行小平房,门口有个看门的,我向他探听院里能否有人租房,看门的通知我,有一家住在楼上,楼下有一个小屋听说想租,刚才进来了,你等一会儿他回来你问一问。正说着一个人拎着菜过来了,看门的向他阐明状况,他领我去看房。房子不大,里面有一张小单人床,别的什么都没有。我和他谈了价钱,就住下了,然后开端布置在这里如何练我的会元太极,怎样练吐纳功。兵器是练不成了。
 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,我才朝广场走去。往常天气冰冷,人起的都晚,等他人把场地占用后,才干找一块属于我的场地。到了中心广场,常来的人基本都到了,跳舞的、做健身操的、练太极拳的、打球的、遛鸟的等等,没有发现练武术的。我在广场里边走边看,寻觅我练功的中央。
  在广场正南面有一大块闲暇的中央没有人占用,我认真察看了地形:最南靠路边是人行道,人行道上有大树,在靠近人行道的有块中央,夏天阴凉,冬可避光,有一组人在练健身操,东西两侧有树有花池,打羽毛球的遛鸟的都有。这块闲暇的场地天热太阳晒,天冷光线斜照刺人眼,所以没人在此活动,正好是我练功的好中央。假如有人来看我练功,周围中央也很大。位置选好,开端练我的会元太极。这里忽然呈现一个练太极拳的,交往的人停住脚步,有的看一会儿就走了,有的却不时看下去。我什么都不想,只是专心练功。
  练功终了,在左近饭店吃了点饭,骑上我的自行车向西去,找到涧西广场,这个广场也很大,广场里人不太多,可能活动的人都走了,我问了几个闲转的人,他们说这里活动的人也很多,晚上也有好多人在这里运动。在广场转了几圈,决议晚上到这里练。往常各种兵器不练了,要把会元太极补上。
  吃过晚饭,我又一次来到涧西广场,先坐在一边休息,等候来活动的人把场地占好后,我才干选中央。往常快过年了,天气很冷,黑的又早,大约八点时,广场里的人似乎固定下来了。这里合适我练功的中央很多,我选了一块较大的中央,要吸收众多的观众,让他们接受我的意念,转变他们的思想,改动人们要走的路。我刚一开端练,就发现有人围了过来,当我练到太极修练功时,周围就围满了人,我还听见他们悄然的谈论:这是哪儿的人在练太极拳,练的和他人不太一样,练的确实挺好。
  我不动声色,直到最后一趟太极自然门练完,骑上自行车走了。
  春节过后,我思索着得找点活干,要不干活挣钱生活咋办,来时身上的那些钱越用越少,不能节衣缩食。这天早上练完功,到饭店吃点饭,开端在广场周围转悠,探听哪儿找人干活。到下午两点,也没有找到适合的活干,由于我找的事不能影响我练功,用人的中央都不能满足我。肚子有点饿了,在一家饭店门口,我站住了,看了看饭店的牌子,原来是家国营饭店,正准备进去吃点啥,觉得身后似乎有人喊我,就就回头看了一眼,只见一人推着自行车,站在我身后,他笑着对我说:“我看见你在这儿转了几次了,是想吃饭还是有啥事?”我楞楞地看着他,不知是咋回事。他见我发楞,接着说:“我认识你,你是在广场练太极拳的,要不到我办公室坐坐。”听他说话的口吻,心想他可能是个指导,就点头允许。
  他推着车前走,我在后跟着,过了饭店正门,拐向侧面,有个小门,他推车进去,把车放好,招呼我进了他的办公室,让我坐下,给我倒了一杯水,对我说:“我看你是有啥事,能不能跟我说说,看我能不能帮帮你。”我饿了,也渴了,喝了口水说:“想找点活干,要不就没法生活了。”他问我能干啥,想挣几钱,我摇摇头说:“有饭吃就行,只需不影响练功,干啥都行。”他接着我的话说:“我是饭店的经理,这里涮碗的活没人愿干。上午十点上班,晚上八点下班,不会误你练功。三顿饭在我们职工食堂吃,免费。只是工资我不能定,得和另外几个人研讨,你若同意,明天就能够来上班。”这真是太好了,我赶紧点头同意。他把我领到饭店见过主任,又领我到职工食堂交代一番,就这样定了。
  第二天练完功,我赶到饭店,到职工食堂吃过饭,去饭店见主任。主任看了看手表,九点三十分,称心的点点头,就给我布置工作,开端上班。
  涮碗这项工作正式工都不愿干,所以职工们轮番干。我出身农民,干这点活就像玩一样,吃的又好,又不误我练功,心里很快乐,碗涮的洁净,卫生搞的好,店里的职工、主任都很快乐。他们还怕我走了不干,都对我很好,过来和我说话,问长问短,问我是哪儿的,都干过啥,多大了等等。我只笑,一言不发,后来大伙都亲切地喊我“哑巴”。一周后经理来通知我,每月工资三十一元,吃饭免费。
  中心广场和涧西广场所处的位置有所不同,中心广场在商业圈内,涧西广场在工厂圈内;中心广场说话的人很多,而且乱说,这些我都习气了。但他们看时总是给我留下足够的场地,不像乡村那么没次序。在涧西广场我练功时没啥人说话,说话时也不是乱吵吵,都在认真的看。等我练完后,有人问我练的是啥太极,我又一次报出我的门户:会元太极。后来又有人和我说话,什么“教我们吧”,“你会其它太极吗”,“你练的真好”等等,我只是对他们笑笑,或摇头,一言不发。时间久了,也就没人问了。来观看的人依然是很多。
  由于每天赋两次练功,吐纳功已很久没练了,固然套路里有吐纳的配合,也不能停下来,这是个基本。早晨很早起床到广场先练吐纳功,把三个阶段的练习连续一同练习完,等广场上大家都来时再练套路。在我练功期间,有好多练太极拳的高手都来观看,不论是中心广场,还是涧西广场都有内行的练家。他们问我在哪儿学的,能不能交流交流,有的褒扬我说:“你年岁不大,练的很好。”我只是对他们笑,不发一言。
  尔后,也有很多其它门派的练习者来观看,他们总想问我在哪里跟谁学的,有没有适用价值,我总是笑,摇头不语。他们见我没多大,和谁也不说话,也就不再问了。
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转眼又一年春节快到了,我依然上班、练功,无论是刮风、下雨、雪天都要挡不住。往常正是一年最冷的时节,但我对冰冷曾经没有什么觉得了。固然天气很冷,来观看的人并没有减少,他们看时少了说话,多了专心,来时不乱,走时悄然,很有次序。在他们眼神里,给人一种说不出是什么样子的觉得。
  春节前一天,我按时去上班,只见店堂里收拾的干洁净净,职工们都衣着洁净衣服。我不知咱回事,有人通知我:今天放假,不用干活了,叫我和他们一块儿开会。这时经理来到我身边对我说:“店里职工都知道你是练太极拳的,很想学习,能不能教教大家。”我回答能够,经理就对职工们说:“过完年上班后,布置时间学太极拳,谁愿参与,店里发给一套运动衣。”店堂里响起一片掌声。不知谁说了一句:“让他给我们扮演一回。”职工们都轰然叫好,非要我练一练。经理笑着看我,我笑着点头。他们马上把店堂桌子拉开,中间腾出块大中央,我也不再客气,站在中间练了一趟太极修练功,大伙一个劲的拍手,呼喊着: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请求我再练一趟。我又练了一趟太极拳,他们更是快乐,纷繁表示明年上班一定要学。
  春节过后,店里正常上班了。中午刚过,有两个效劳员过来帮我涮碗,我不知是咱回事,正好经理来了,叫我放下手中的活,跟他到办公室。在办公室里,放着好多运动衣,经理叫我挑一件合身的,对我说:“今天开端教我们职工,我也参与,就在店堂里把桌子拉开,分两个组轮番学习。一组看,一组学,来回轮换。”我知道下午两点到四占是职工休息时间,正是我干活的时间,我一时不知怎样说好。经理明白我的意义,接着说:“你不用担忧你的工作,我会布置人帮你的。”就这样,下午两点整,全店职工都穿上运动衣,我站在他们面前,他们一组在周围看,一组跟我学。我很激动,让他们散开,教他们学太极修练功。大家都很认真的跟我学。刚开端他们做不好,每个人都累得满身是汗,但终于还是坚持下来了。一个月后,慢慢有了容貌,大家学习的劲头更足了。三个月后,终于学会了套路,固然练的不好,可都能练下来了。我就给他们讲意念,讲吐纳与动作的配合,通知他们,这样练可强身、防病、中途夭折。
  又过了三个月,他们都有了会元太极的学问,但总是配合不好。我又改动教法,一个一个的教,其他人都看。没想到这样一做,他们看的倒学会了,这个办法给我以后的传、教会元太极以很大的辅佐。饭店还特地来了一次竞赛,发了奖品。接着开端学 极拳。有了太极修练功的学 极拳就好学了。三个月后,他们就能够自己练了。我不时给他们讲三方面如何配合,给他们做身法、步子走法,要叫他们真正学会。我一边教他们,每天照常早晚两次练功。不过后来接连发作了一系列奇特的事情。
  一天早上,我战争常一样,按时在中心广场练功,快到终了时,听到观看的人群里发出了几声“啊,啊”的怪叫,没多久,又听到痛哭的声音。晚上在涧西广场练功时,发作了同样的怪叫声,没多久又是“哇哇”的大哭。这时我一边练功,一边留意观众,观众们依然认真的看,就像什么都没发作,可脸上的表情都有点呆呆的。
  不论发作什么事,我都是漠不关怀,照常练功,照常去饭店干活。半个月过去了,这种现象天天发作。固然一切都正常中止,但在我的心中有了一些疑虑,生怕再有那不高兴的事情发作。
  又到了立冬时分,我练功不时,观众依旧不时,怪叫声、哭声仍在,并越发严重,而且其中还夹杂着“哈哈”大笑,似乎有人在捣乱。这时五台山文殊寺方丈的话又在耳边响起:要在不静中求静。往常我曾经做到了这些,在不静中求到了静,在不空中求到了空,什么事都干扰不了我,我依然从冷静容的练功,从冷静容的去店里干活,从冷静容的教店里职工练习。职工们把太极八段锦也学会了。
  又是一个早上,当我在中心广场快练完时,周围观众就像忽然傻了一样,哭声、叫声、笑声一片,乱的没法形容。但在我心中,还是很静,脚步依然不紧不慢的走动着。忽然头顶传来声音,音量不大,直接传入我的耳膜:天机已破,玉皇大帝敕你“太极真人”的名号,令你游走四方,挽救人类。听完我赶忙抬头向空中看去,远远望风一簇人蜂拥进到两扇大门里去了。大门冉冉关闭,大门上方有三个大字报:南天门。
  分开广场,我来到饭店,径直走到经理办公室对经理说:“我要走了。”经理说:“我不问你为什么要走,但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人,说走就必需求走。你去和职工们告知一声,算是辞行吧。我去叫会计给你算一算工资。”我走进店堂和大家辞行,职工们听说我要走了。都感到诧异,放下正在干的活围了过来,问什么的都有。我没法回答,怔怔的楞着。经理来了,大家都把眼光转了过去,经理知道大家都不放我走,就对他们说:“他不是普通的人,我们不能拦他,他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。”说罢把一个信封递给我,里面装着我的工资。职工们纷繁从口袋里掏钱,给我手里塞。经理对我说:“给大家留下几句话吧!”职工们安静下来,我很认真的对他们说:“与人不斗,与世无争,万事皆空。”说完,大堂响起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。
  回到住处,整理好行李,和房主告别。自行车放在房主家不要了。走到火车站买了往山西的火车票,登上了列车。
  在五台山文殊寺方丈的指点下,我悟出了其中的奇妙,在不静中求静,在不空中求空。练出了一身真身手,传给人类美好的愿望,让他们遭到实惠。再送给人类真言:与人不斗,与世无争,万事皆空。带领人类走出误区,让他们过上神仙日子。
  请看第三篇。
文章关键词: